首页 概况 新闻 书法家 画家 诗词家 名家风采 网上展厅 燕赵诗词 视频 书画评论 诗词评论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词评论 > 正文

读王建强诗词有感

时间:2018-10-02 13:03:33来源:王海亮 评论:0 点击:
王建强,生于1974年,河北栾城人。小令宗五代和北宋,绝句主田园。始终坚持我手写我心,不参赛,不唱和,不应制,少用典。

窗台落雪堆一寸,水晶杯里春风劲。

神女散千花,君山小嫩芽。

执壶冲几遍,香聚香还散。

短信问平安,依依茶上烟。

这是王建强先生的一首《菩萨蛮》。

冬日的晌午,难得的晴天,独坐窗前,任由阳光洒落满纸。泡一杯茶,读建强兄的诗词。茶在沸水中起起落落,水晶杯中的芽芽叶叶俱都舒展开来,一派春色弥满,不觉口齿噙香。

建强兄与我同庚,说话朴实,办事利索,脸上总是洋溢着憨憨的笑容。他的网名是问花笑谁,出过一本集子叫做《问花集》,又做着生意,我们独取一个花字管他叫花总,他也不恼,总是乐呵呵地答应着。

春风剪短石榴裙

建强诗名早著,早些年“”的句子就已广为流传,不只是惊艳,更多的是新鲜,活泼,生动,还有那么一点俏皮。

比他的诗名更早的是他的鹌鹑大王的美名,十余年前我就从电视上看过,当时只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却不料,这个看上去黑黑的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的家伙竟然会写诗。建强对这二者的关系却似乎并不在意,用现在的话讲,叫毫无违和感,他总说,他是养鹌鹑里写诗最好的,也是写诗里养鹌鹑最好的。

他的诗词特征明显,值得一品再品。

一是干净。

建强的个人简介中说:“坚持以我手写我心,不唱和,不用典,不应制,用韵有新旧,请甄别读之。”正因为坚持我手写我心,心无旁骛,才能见心见性。不用典,就用不着掉书袋,凡事都是自己的体悟,不拾古人牙慧,每有独创。不应制,不唱和,就不必曲意迎合,说些个违心的话,造此个漂亮的词,干些个无聊的事。

雨过四围入眼青,山端云雾久蒸腾,霞光几束半山红。

像这个:(浣溪沙北京至承德途中)。还有这个:(菩萨蛮又到新疆)。景物如在眼前,写前人所未写。正因为干净,所以不做花样文章,不强词夺理生搬硬造,不追求警句格言,遣词造句出乎自然,注重整体呈现,你看到的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二是真挚。

建强兄是一个多情的人,其实又有哪个诗人不多情呢?真挚就是因为多情,就是因为懂得,就是因为珍惜。

他居于三苏故里的栾城,为生计奔波于大江南北,天涯孤旅,人事景物变迁频繁,这长长的人生路上,更多一份清醒的思考。

人间最美一声娘

生意的热切,不代表人生的热闹,他看得清,所以看得淡,于是从容,于是寂寞,转而又从这清淡和寂寞中捂出人生的热切。珍惜缘分,珍惜遇见,珍惜春风,珍惜时光,珍惜美景还有美人,于是有了这些诗词,有了“”,有了“”,甚至会给一朵花写上一首:(秋天里的一朵石榴花)。人耶?花耶?

三是明白。

明白不止是说他习惯用新声新韵写诗,易读易懂。说到底,建强兄是个明白人,是个悟了的人,尽管他信奉天主教,其实万物一理,悟亦如是。

倚窗久坐玻璃冷,青翠春山。

苍翠秋山,路上光阴不计年。

偶然电话缘生计,多也心烦。

少也心烦,孤旅天涯几日闲。

(采桑子)。简直置身事外。(写给磨刀老人之三)。天龙山石窟)。至此已然岂有此理,只合拍手大笑。

正因为明白,所以建强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短处,轻灵,隽永,朴实,深情,这是他坚持的特点。底色是真挚,是坦诚,不作腔调,不卖弄,直指人心,稍事婉转,耐人寻味。擅于化浓重为细致,热烈又谦卑,无处不精心却能够充满力量,真力弥满。

水晶杯上茶烟袅,水晶杯映春芽小。

多谢散花人,香托一寸心。

这是建强兄的另一首《菩萨蛮》。

这小小的心思,是反复提纯的,是精心打磨的,是筋道的,是活力的。正如建强兄多次反复吟咏过的水晶杯,盛的岂止是茶,盛满的是晶莹的心事,春风过处,余烟袅袅,韵味无穷。

碾转冰心似水晶,一年寥落一年生。

问花何事开阡陌,为有春风最动情。

至此无言,一诗相赠:

是为记。

王建强

生于1974年,河北栾城人。小令宗五代和北宋,绝句主田园。始终坚持我手写我心,不参赛,不唱和,不应制,少用典。

作 品 欣 赏

 

村居十八首

新移朴石做琴台,

奇异荷花四面栽。

何日邀来抱琴客?

红黄白紫一时开。

 

 

芒种清晨仍小凉,

榴花风里种花忙。

隔墙知是炊烟起,

已惯邻家柴火香。

 

 

磨薄锄头秧渐高,

晨昏汲水一遭遭。

闲居最爱花生味,

米酒随心舀半瓢。

 

 

玉兰花树户前栽,

叶落身枯恐不开。

三载抱香心未死,

一朝破出小芽来。

 

 

五月枝头杏子红,

酸甜味里一庭风。

飞鸣鸟雀争来食,

闲却西墙老弹弓。

 

 

晨露沾衣日日来,

渐衰筋力不须催。

两三天后麦应熟,

恰是小儿高考回。

 

 

荒芜理尽矮墙前,

穴播葵花一角田。

梦里秋光金灿灿,

油盐柴米足丰年。

 

 

午时石凳热难依,

初放荷花杏子肥。

一片浓浓树阴里,

久看老雀带雏飞。

 

 

暑天播种忒伤神,

破土黄瓜两叶新。

汲水操瓢流细细,

但求雨露好沾匀。

 

 

褪尽榴花远却春,

一园瓜果自相亲。

稍闲农事蝉声里,

穿叶明光洒不匀。

 

 

花草来春再种些,

雨余翠竹过篱笆。

新栽梅子两三树,

一树明年应放花。

 

 

山妻米酒且聊聊,

大肚葫芦剖作瓢。

春太匆匆秋已近,

蓼花不意丈余高。

 

 

细雨轻秋满院花,

可人青韭近篱笆。

如刀岁月人如韭,

割去一茬生一茬。

 

 

饭罢茶时小院中,

全消暑气一庭风。

蝉声唱罢虫声又,

头上石榴灯下红。

 

 

庭前枣树压弯弯,

荷叶青青略已残。

小巷半深足秋雨,

杂花开到近街边。

 

 

劳作归来略有饥,

如球茄子紫红衣。

蝉声向晚高低树,

天气小凉秋正肥。

 

 

自家庭院也须夸,

应谢春时学种瓜。

碧玉条条摘不尽,

梢头又绽小黄花。

 

 

人间万事虑周全,

衣食难凭半亩田。

最喜爹娘居后院,

归来第一报平安。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总体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