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概况 新闻 书法家 画家 诗词家 名家风采 网上展厅 燕赵诗词 视频 书画评论 诗词评论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词评论 > 正文

沧海珠玉 典雅沉着——读王海亮自选集

时间:2018-11-06 09:16:08来源: 评论:0 点击:
沧海珠玉 典雅沉着——读王海亮自选集

二零一二年春,郭庆华先生寄我由他主编的两期《燕赵诗词》。我从二零零六年开始学诗,虽然主要时间在网上“溜达”,但对河北省内吟友关注较多,因而常常自诩,但凡省内好手,一般都有耳闻。

信手翻着《燕赵诗词》,其中一期的《吟坛百家》让我眼前一亮。那期推荐的是石家庄的王海亮。他的作品文从字顺,章法谨严,让人过目不忘。我没想到石家庄居然有这样低调的诗词高手,内心很是钦佩。不久后,我有幸与王海亮兄在曲阳定瓷举办的上巳雅集活动中初见,当时虽然交流不多,但彼此留了联系方式。

海亮兄温文尔雅,在诗友们眼中,他是一位儒雅、热心的才子;而在我看来,他是一位知心周到的哥哥。我们在网上聊的很多,于诗上我们交流彼此的观点和看法,于生活中他用睿智的生活经验给我以点拨和帮助。

他在诗上是真下功夫,每字每句都打磨的玲珑剔透,但在完美的形式背后深藏着幽微的意趣和若不经意情绪如今从头细读他的自选集,依然能读到他一直以来的细腻用心。

我那个时候喜欢读令人“过瘾”的诗句,自以为是的给他的诗提了很多意见,他并不反驳,反而谦虚的听着。他不仅认真学习古人,还善于总结其他诗友的作品特点:“风姿摇曳如挹风,典雅工稳如雨如,清新质朴如问花,都有各自的味道,绝不雷同。好的诗不因诗白而减味,也不会因堆砌典故而多味。”他曾在文章中这样点评我和几位河北诗友的作品,看似信手,却抓住了每个人的特点。我想,他在梳理各家诗作的味道同时,何尝不是他自己在不断探索诗的写作空间和表达的极限。

后来海亮兄赠了一篇评论文章给我,写尽少年心事。我每每对人说,以后出诗集,不求人作序,就用这篇了。

海亮兄喜欢说,最好的诗是写给自己的。而他的自题诗和无题诗,印证了他的说法,这些诗里面包涵了他的经历,更有对生活的领悟。

看他感慨中年况味:“相思渐老忧思重,公事才平家事随。”、“听风听雨过中年,百味由来自己参。”;看他冷静地记录世态的复杂,“杂花经眼开犹谢,冷雨关心洗更磨。”亦或偶发牢骚,“但有灵丹砭世病,须无秘术补天墀。”;他冷静的保持内心的坚守和自信,“湛然默数尘中劫,杯底浮沉横斗牛。”、“肚肠未许藏高酒,肝胆应能鉴古人。”

最难得的是知其不可而为之,即便看透世事的无奈与年华的不可逆挽,仍然不减倔强和初心,“当下心安即真乐,还从馀梦证菩提。”、“浅磨鲁钝匣中剑,深护玲珑掌上珠。”、“分明新绿枝头满,快马扬鞭又一春。” 处处给人一种达观的生活态度。

这些诗句玲珑可感,又情绪郁勃。这是诗人内心感动的自然流露,更是诗人的痴心一片。“万象纷纭藏慧眼,自团丸药度痴人。”、“千遭冷热随缘化,一念痴狂待佛收。”这样的痴情痴念,跃然纸上,读来真让人感动。

我曾和海亮兄讨论过一个观点,与自题诗应对的是赠答唱和诗。而海亮兄的赠答唱和诗,与他的自题诗一样都是他真实的写照。

通过唱和赠答不但能考量诗人的技法,更可看出诗人在待人接物过程中的素养。而海亮于处事时表现出来的自信、淡定、从容,何尝不是他真实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海亮兄的赠答唱和诗有真在于斯待人真诚,待诗真诚,所谓赠人,他来说,其实是与对的人,志同道合的诗友道出内心最敏感和丰富的那部分感情

看他与建强、增强饮于栾城,“雪意空留明月在,真情满放古风回。”意境风流,真气十足,不逊古人;看他送董伟弟赴张家口驻村,“大好河山如有待,青葱岁月最相宜。故园雨露生嘉木,北国风云护健儿。”何曾减李商隐“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的高处。看他寄沽上曹长河先生“五更鸡唱千秋月,百代诗传一寸心。自隐鹿门莳紫草,但燃犀角照青林。”写尽曹先生一代词家风范。

他在奉和弓月先生的迎春曲中有“恒看世态何言假,偶动凡心亦认真。”妙绝好对,是真才子!他寄廊坊白云瑞“四海风云同格调,大城人物近家乡。”真是大声镗鞳。他贺张楚获鲁迅文学奖“良宵岂是寻常夜,金榜无非寂寞人。”有辛稼轩“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境界。

他读吴嘉兄诗词“一味痴狂无药解,坐看明月下西楼。”情深若此。他寄潘泓老师“诗路谁怜才子老,山居自爱小畦新。”出句出语不平,对句又回归洒脱。他贺韦树定北牧集出版,“漫书草字消长夜,低按箫声破大荒。一粟飘摇过海市,涵芬楼外月牙黄。”语调高,境界大,情感深沉。

二零一六年、二零一七年,海亮兄与我陆续获得诗刊子曰年度青年诗词奖。我临去四川遂宁领奖前,他有诗赠我,开篇便是“彩云一片下西川,再领遂宁三月天。”颇具气势,却切时切地切事切题,虽然纯用景语,喜悦之心与勉励之情,尽含其中。

杜甫有诗云:佳句法如何。海亮兄在诗词创作中很讲究技巧,看似圆融的句子背后有很多技术层面的尝试与运用,规矩中不失灵活,典雅中不失趣味。

看他在银珠新居饮茶诗中写道,“应君邀饮向城南,既近陶家又近禅。”,“既”与“又”连用,增强句子的连贯性,写出主人格调。看他访大小雁塔,“暮钟双雁塔,新画小秦楼。”如工笔一般刻画细腻,给人以定格的视觉感受。看他北戴河诗中“群发短信无聊甚,独倚危城感慨多。”出句不惜格律,道出当代人的百无聊赖的状态,而对句用“独倚危城”与之匹敌,便不觉出句轻浮。

再看他七夕“万物有灵同地理,双星无语隔天津。”对仗颇精巧。而他过沈从文先生墓前,“凤凰远自南华起,神木终归彩石收。星斗其文花烂漫,赤诚之子水温柔。”高华绚烂,属对开阔;看他丙申端午后一日,“藉有限年容幻想,凭无聊句认相思。”以有限年、无聊句三字词组入诗,带来不一样的节奏感;而他戊戌春日谒响堂寺诗中,“依依滏水畔,塔影锁西峰。”以景结,新鲜真切;而正定南城门重建十年后焚于庚寅初五夜大火诗中,“空野残冰人不见,一钩新月色犹寒。”又何其悲壮,寒气逼人。

保定张惠中先生说,海亮的诗厚积薄发,出手仿佛就有大家的范儿。这大家的范儿,应该就在这些句法之中吧。

海亮兄主力攻诗,自选集中存词较少,但偶一吞吐,气象亦不凡。他喜欢听京剧,便有了这首听程派京剧的《蝶恋花》,写的水袖飘飘,唱腔款款,引人入胜:

信是前尘缘未了。幻觉今生,梦外馀情绕。何处秋声盈晚照,一襟沧海容吟啸。  碧血霓虹凌笑傲。低按冰弦,谁为翻新调?绝代风华春去渺,清霜遍结长安道。

他的《临江仙 文英回南开故地有感代赋》上片,以一叶起笔,说岁月说回忆,既然以叶脉象形掌纹,可谓新巧,发言外之意:

一叶随风飘影过,回眸犹恋嘉荫。青葱岁月去无痕。清晰惟脉络,恰似掌心纹。   

他的采桑子六首中,每多感慨,佳句跌出,如:

危云挟雨倾天白,暗卷凄凉。暗展凄凉,这夜深沉似海洋。

渐深岁月催人老,抛却荒唐。又念荒唐,百味从今仔细尝。

百无一用书生也,检点文章。收拾轻狂,或有温情结暗香。

人生乐事消磨尽,渐远天真。渐近风尘,怜汝前生明月身。

在他的词中,我最喜欢菩萨蛮系列。以平常语话平常事,多有言外之音,象外之意,所谓小词大雅,不过如此。我不忍指摘,附录于下:

菩萨蛮 出差西安旭鹏兄自咸阳来访小坐送返

长安道上行人少,长安城外秋风老。握手记欢颜,聊聊别后天。    

夜阑天已醉,君意无须会。地铁往咸阳,高楼空月凉。

菩萨蛮  西安城墙环骑一周

风飘白日长安影,风吹渭水长安冷。何处是长安,空余山外山。   

登高城上望,楼市翻波浪。笃笃且骑行,南城更北城。

菩萨蛮 丙申秋过京华小饮

人潮倾泄江河水,高楼鳞次无言语。大道是长安,云翻天外天。    

夕阳燃火炬,秋色容情绪。圆月夜空悬,寒星应未眠。

菩萨蛮  沧州路上

沧州一去容沧海,沧桑变幻凡千载。此地近家乡,钻天毛白杨。    

风来容易释,飞鸟归无迹。云朵下斜阳,连绵秋草黄。

海亮常说写诗真是在心尖上做道场。心尖是人身体上最敏感的部位,如此表达,是因为这份诗心早已融入诗人的生活,乃至生命。

这份诗心,是以他的眼界看世界,再以他充满性情的诗笔锻炼出诗句,给人以美的感受和生活的感悟。

这份诗心,是“我至西湖春已老,箫声不是旧扬州。”的执念;是“云想空山雨,途迷草寺烟。”的怅惘;是“何方可得清凉界,独立槐阴看旧碑。”的孤独;是“明朝信否霜寒至,只在秋风一念间。”的敏锐;是“解知人世苦,始觉菜根香。”的担当。

这份诗心,是“前朝故事余温在,墨气淋漓壁上看。”的顿悟;是“忽然倦意来心上,小睡兰台暂避秦。”的慵懒;是“萧萧雨动青冥色,漠漠云开琥珀光。”的华美;是“田间新麦熟,佳酿待重温。” 的洒脱;是“雪后不知天远近,梅花消息问西湖。” 的梦想。

这份诗心,是“亭前久坐无人管,一树春樱欲落时。”的际遇;是“一种关心天注定,潜随风雨过桥西。”的必然;是“悠悠天地来还去,独有涪江绕射洪。”的不朽;是“负手夕阳山似火,独携背影过西单。”的倔强;是“春阴铭古道,残石记初心。”的永恒。

时间真快,一转眼,我与海亮兄相识六年多了。这六年间,我们的生活各自都有了一些变化,而不变的是我们对诗词的喜爱。世事更迭,俗尘扰攘,可当我们谈诗写诗的时候,总有一种未知的力量,给人以淡定和安宁。

这种感觉,真好。

沧海珠玉,典雅沉着。学诗的道路上,能有海亮兄这般亦师亦友的存在,相互切磋,共同进步,实是幸事!

 

 

                                      戊戌中秋  挹风斋主人定稿于保定城南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总体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