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概况 新闻 书法家 画家 诗词家 名家风采 网上展厅 燕赵诗词 视频 书画评论 诗词评论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词评论 > 正文

书生意气 家国情怀——郭庆华先生七律选读

时间:2018-11-06 09:18:23来源:李伟亮 评论:0 点击:
郭庆华先生诗秉承传统,味道纯正,诗如其人。数年前初学诗词,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的七律尤具代表,或因其体裁严整,不做瞬间描写而做经...

郭庆华先生诗秉承传统,味道纯正,诗如其人。数年前初学诗词,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的七律尤具代表,或因其体裁严整,不做瞬间描写而做经年感慨的缘故。诗言志,但凡描写自身感触的作品最见诗人本色,此类作品中,诗人之学养、阅历、眼界、处世态度便表现得淋漓尽致。

而郭庆华先生的七律,不惟才子心绪,书生意气,更具家国情怀。读他的七言律诗尤能感到诗人“耿直甚至孤傲,绝决然而高昂,幽默不乏自嘲,流美而又温情”(王海亮语)。这样的作品,饱含忧患,力能担当,又充满觉悟和灵性,故风流自见,意味深远。

 

和东遨先生山居怀友兼贺新禧

春来门户暖犹寒,扫净心田即大安。

窗外喜无车马噪,身边怕有美人环。

天怜花少飘香雪,酒酿诗多醉野山。

洞府岂能知岁月,地偏休问几时还。

评:似诉己事,不似和人之作。盖因高手相逢,遇强则强,原作势大力沉,和作拆招换式也自不凡。首联“春来门户”、“扫净心田”落笔堂堂,次句亦为全篇基调。之后六句缓缓铺开,道尽个中奥妙。中二联均匀匹敌,句句字安,句句心安。其中“身边怕有美人环”之“怕”最堪玩味,与郁达夫有“生怕情多累美人” 句,各擅胜场。尾联顺势而下,紧扣题目中“山居”,又见手段。

 

有 怀

梦里逢君倍怆然,谁人共我倚栏杆?

闲来携酒花间醉,闷去和衣石上眠。

为卜归期频读易,犹怜陌路几回难。

薛笺裁就无从寄,夜夜灯前自己看。

评:首联一梦一问起点便高,更留下诸多悬念。无人“共我倚栏杆”只能排遣闲愁于花间、石上了。接下来宕开一笔,“为卜归期频读易”小有不甘,可又“犹怜陌路几回难”,一联之中便这许多转折、回环,将情绪表达到如丝细腻。“易”与“难”处对仗见巧思。尾联徒剩无奈,“夜夜灯前自己看”刻画传神,令人回味。

 

无 题

罗裙不到砌生苔,一屉诗笺暗自裁。

并枕虚衾邀梦入,焚香温酒待人来。

怜花惜月帏常卷,捉影捕风门半开。

苦恨谢娘芳讯断,犹将红豆满园栽。

评:与上篇有异曲同工之妙。“罗裙不到砌生苔”、“犹将红豆满园栽”玲珑可感。中二联亦辗转悱恻,意味不尽。

 

咏 梅

一种幽情暗恨深,世间谁个是知音?

孤高自许花中隐,冷艳须由雪里寻。

吟咏入诗香满口,折来为伴粉沾襟。

游人只道红颜好,不见微酸已上心。

评:见篇不见句,初唐气象,当世少有传承。以梅自况,句句是梅,句句是己,含蓄蕴藉,颇得风人要旨。开篇孤傲不群,自是梅花品行。见此诗,犹能想象山谷清 幽、风雪摇落,这便是诗人心中景象,最合诗人性情。中二联娓娓道来,不急不躁,看似松散,却章法娴熟。尾联逆势一笔,化平淡于深刻,从表入里,“酸”入心底。可惜“游人”只见“梅”之表,不解“梅”之心,由此更加反衬梅之“孤高”“冷艳”。

 

翻作Twins《梨涡浅笑》

醉人如酒是梨涡,浅笑能教圣变魔。

腰折从今非为米,魂销自古好行歌。

靥波荡漾春宵短,云梦徘徊雨露多。

一任情丝成寸断,蓝桥风月奈他何。

评:由流行之“俗”翻做旧体之“雅”,因其本质相通,不过形式略异罢了。“梨涡浅笑”即“嫣然一笑”,古往今来引出多少美好瞬间。应知人对一种美好事物的认知是由感性到理性的,先是一见钟情,然后才是理论分析,纵然更多分析不过是后续佐证自己最开始的印象罢了,此首便遵此理。首句山门见山,不废话,不做作,又何必做作?恰可作为“一见钟情”,接下来四句乃至六句以描摹、议论、假设诸多方式做理性论证罢了。“腰折从今非为米,魂销自古好行歌。”化用无痕,真方家手法。“靥波荡漾春宵短,云梦徘徊雨露多。”得此形容,比肩Twins。“一任情丝成寸断,蓝桥风月奈他何。”大胆假设,大胆结论,痛快,非艺不高不敢为也。 

 

三十三岁自题

大梦醒来始觉痴,春蚕丝尽化蛾时。

十年薄宦开心少,百尺高楼得月迟。

有鬼逢场同醉酒,无人喝彩独吟诗。

今宵雪地留鸿爪,冷暖情怀只自知。

评:立意清高,骨骼俊朗,通篇可诵。起笔便是不凡,一“痴”字,三十三岁始觉,真可爱至极。“十年薄宦开心少,百尺高楼得月迟。”议论得体,直指现实,见不平之气。“有鬼逢场同醉酒,无人喝彩独吟诗。”风骨尽显,延续第二联,作进一步阐述。尾联“雪地鸿爪”“冷暖自知”是参透语。

 

四十岁自题

圣言不惑有来由,话到唇边说又休。

摘句寻章凭电脑,裁云护月避风头。

栽花乏术还栽草,做马无缘便做牛。

检点诗囊抬望眼,振缨重上岳阳楼。

评:笔法老辣,意味遥深,第三联可传世。人到中年,心知而未必锋芒毕露也,“话到唇边说又休”用语准确,圣言不惑,由此可见。第二联“摘句寻章凭电脑,裁云护月避风头。”是写近况,真实平淡却动人,“电脑”“风头”无理而对,思维跳脱,用笔大胆,何其工整巧妙!“栽花乏术还栽草,做马无缘便做牛。”此联风雅何其,可置座右,反复咏之,真至悟语。结尾工稳而又振起。亦佳。

 

己丑岁末感怀兼作自寿

万事而今冷眼看,繁华阅尽岁将寒。

且从杯底留孤影,不向人前说旧欢。

案摆奇书如对友,诗成佳句抵升官。

心头偶热青春血,却恐横流到笔端。

评:冷静中有无限豪情,言无尽,意无尽。感怀时事兼自寿,自是增添许多言外之意。“万事而今冷眼看,繁华阅尽岁将寒。”真岁末语,起笔悲凉。第二联便由此背景烘出,突出孤独之感。然诗人虽然是孤独的,但注定又是不安分的。第三联稍作回转,“案摆奇书如对友,诗成佳句抵升官。”是对种种际遇的担当和愁绪的化解。尾联顺势,“心头偶热青春血”正是前边不安分的具体体现,而“却恐横流到笔端”又一转折,欲说还休,多少无奈,多少深意,便在其中。 

 

近视感悟

诗书读破识亏盈,世相皆随视野更。

美丑原来无定义,是非从此不分明。

鬓边积雪方知道,雾里看花别有情。

莫谓浮云遮望眼,浮云已自眼中生。

评:别具一格,别开生面,旧体的格调,现代人的领悟,勘破世态,写诗到此境界,真可谓“大彻大悟”。首句“诗书读破识亏盈”点破近视缘由,起因是“读 书”,档次便高。次句“世相皆随视野更”承接前句,因“近视”而视野变更。此句也是开悟的前提。“美丑原来无定义,是非从此不分明。”近视语?真哲人语! 眼模糊,心却更加澄净,不受表象迷惑,直逼事物本质。“鬓边积雪方知道,雾里看花别有情。”用语调侃,但别有寄意,与上一联势均力敌。尾联化典无痕,另开新境。现在很多人鼓吹“诗写时代”,殊不知时代的语言、词汇只是表象,诗人本已生活在当代,只要真实表达自己的感情,因新事物引发感慨,写出不一样的 自 己,也便有时代痕迹,何必仅仅以描摹表象而乐此不疲呢?郭庆华先生因“近视”道出自己的感慨,其理古今不废,自能通往大道。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总体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