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概况 新闻 书法家 画家 诗人 名家风采 网上展厅 视频 书画评论 诗词评论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词评论 > 正文

春和万物 雪蕴千秋

时间:2019-06-10 16:07:57来源: 评论:0 点击:
第一次见陈文增先生是2009年,河北省诗词协 会天放先生组织古中山国采风活动,其中就有陈文增先生。他个子不高,眼光明亮,颇具古风的连鬓胡辨识度很高,我一下子就记住他了。

春和万物 雪蕴千秋

——纪念陈文增先生

王海亮

(2019年6月5日)

第一次见陈文增先生是2009年,河北省诗词协 会天放先生组织古中山国采风活动,其中就有陈文增先生。他个子不高,眼光明亮,颇具古风的连鬓胡辨识度很高,我一下子就记住他了。

2012年春,文增先生组织曲阳上巳雅集,省内外诗人书家云集,他亲自主持,穿一件暗红色的西服,面带微笑,语调舒缓,和蔼中自有一份笃定从容。

此次雅集很成功,其间举行了诗词比赛和书法比赛活动。记得赛诗分原创和步韵两种,步韵的原创即是文增先生的诗作,主题就是定瓷。我那时诗词还刚入门,现场作诗更一句也写不出来,倒是大着胆子写了几个字,也都不能看。记得那次是李伟亮得了诗词大奖,奖品是一件定瓷仿宋龙首净瓶,和焕大师作品,精美异常,我就不由得后悔,光玩了,也没好好写诗。

后来又同文增先生一起参加了几次活动,有诗词的,有金石的,也有书法的,渐渐的,就熟了。见了面,微笑着握手,开始能叫上我的名字了,还邀请我去他那里玩,我知道这是对我的鼓励,忙说好,一定去。

印象最深的还是参加他的游目骋怀书法大展,一进门整面墙的大字,是文增先生特有的书风,雄健与隽秀就这样完美呈现出来。尤其放在宽阔的空间里,每一个细节都放大了,也都耐看,心想,这才是艺术家。

我特别佩服的是文增先生于艺术的敏感触觉和融汇贯通,多才多艺这个词放在他身上都有点小了,定瓷自是海内第一,早已名享天下,书法亦不同凡响,将刻花的手段巧妙融合进来,似是信手拈来,实则是精准的功夫。于此之外,文增先生是一位诗人。这确实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要知道,凡艺术,最好境界无非两个字:诗意。正因如此,在端详他的定瓷和书法作品的时候总觉得有种内在的独到的美。

诗近禅,这是最接近心灵的一种表达,所有的境遇,所有的情绪,所有的领悟,都可以从诗作中寻找到蛛丝马迹。

他的《题杏花》:“云山晓色欲融融,窗外寒枝俏待红。约定春风明日事,看花自不与邻同。”这杏花不是农家院里的,也不是城市公园中的,而是开在云山之中,开在欲暖还寒时节。“看花自不与邻同”,这也是文增先生的心迹写照,心灵独白。他的《定白釉桃花罐》:“黄莺啼向万人家,几度春风几度霞。不意佳人抛粉黛,一枝斜放小山崖。”这是一枝有幸开在定瓷上的桃花,照例与众不同,那些花儿莺啼过,人赏过,风吹过,但这一枝,孤独而自在的“斜放”在白釉罐的山崖上。由是不朽。

文增先生是深爱着定瓷的:“漫云当日气凌霄,器毁烟封又一窑。可叹三千回合后,嶙峋瘦马骨能敲。”便是为伊憔悴,化作嶙峋瘦马,敲骨犹作铜声。古人云诗谶,不可轻言,我说这也是诗人一生的追求,适得其所。

“大地寒凝八百载,梨花一夜春风柔。”先生为定瓷倾注了毕生心血。他可能是太累了。他眼光长远,抱负远大,除了自身艺术修养提升,还要兼顾事业发展、人才培养,并且,他是一个特别认真的人,“瓷诗书”三联艺术他都要做到顶尖。

还是在曲阳采风回来,我给他写过一首诗:“参破天机境始开,灵山深处悟蓬莱。冰心可鉴流云度,妙手能教满月回。雪蕴千秋融气质,春和万物拂襟怀。凭君引护炉中火,古韵重辉动九垓。”觉得写得不好也就没寄,后来惊闻文增先生去世,懊悔不已,我应该当面送给他的啊。

最后一次见文增先生,应该也是一次诗词活动,我见他一只手蜷在胸前,以为是受伤了,忙上前问候,他只笑微微摇头说没事没事,伸出左手跟我握,很柔软也很温暖。

不想,那就是永别了。

送别文增先生的纪念大会上,我代表河北省金石学会为他撰写了一幅挽联:

引炉火,捧冰心,一世钟情惟一物;

挽唐风,传宋韵,千年绝艺定千秋。

几次去曲阳活动带回来的定瓷小纪念品,不论是刻花杯还是仿宋枕,我都留着。虽不是陈公手刻,但这艺术品上有他的影子,有他的印记,也有他的温度。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总体热点内容